喜欢尼可书城一定要记住本站网址(www.nksc.net)而且不要忘记告诉您的朋友们,使用Ctrl+D收藏本站,有备无患哦 ^.^ ,有小道消息说天才记住www.nksc.net只需要一秒!

剑来章节目录

  • 主题:

  • 字体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重置

剑来 第八百五十二章 陈十一

小说:剑来 作者:烽火戏诸侯 分类:网游竞技 时间:2021-01-10 11:17:52 字数:9338

听着青衣小童的肺腑之言,中年僧人率先说道:“那就再看看。”

老夫子笑道:“我看这就很善嘛,等了万余年光阴,何必急于一时。”

道祖点点头,对那头青牛笑道:“既然暂时无事,你随便逛去,记得别越界。还有就是肚量大些,今天的事情不要记仇了,太小心眼,于修行是好事,为人则不然。”

青牛没了那份大道压制,顿时现出人形,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老道人,相貌清癯,气度凛然,极有威严。

正是东海观道观的老观主,藕花福地当之无愧的老天爷,由于藕花福地与莲花洞天相衔接,时不时就与道祖掰掰手腕,比拼道法高低。

老观主也是塑造出朱敛、隋右边在内画卷四人的幕后主人,更是世间公认最强大的十四境大修士之一。

天地间资历最老、年纪最大的存在,与托月山大祖,白泽,初升都是一个辈分的。

撇开年龄,只说修行岁月的“道龄”,文圣一脉的刘十六,在剑气长城隐蔽身份的张禄,都算是晚辈。

老观主每次出门远游,本身就像是一篇游仙诗。

何况在那远古时代,落宝滩旁碧霄洞,自出洞来无敌手,能饶人处不饶人。

直到它遇到了一位少年模样的人族修士,才沦为坐骑,再后来,人间就有了那个“臭牛鼻子老道”的说法。

陈灵均微微抬头,用眼角余光瞥了一下,比起骑龙巷的贾老哥,确实是要仙风道骨些。

如果老道人一开始就是这般容貌示人,估计那个骑牛道祖,只会被陈灵均误认为是这个老神仙身边的烧火童子,平日里做些看顾丹炉摇蒲扇之类的杂事。

老观主看了眼还坐在地上的青衣小童,一只胆大包天的小爬虫。

陈灵均立即低头,挪了挪屁股,转过头望向别处。我看不见你,你就看不见我。

老观主笑眯眯道:“景清道友,你家老爷在藕花福地丢掉的面子,都给你捡起来了。”

陈灵均头也不抬,耷拉着脑袋,闷闷道:“不知者不罪,如果老神仙与我计较这点小事,就不那么仙风道骨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可如果不是有三教祖师在场,这会儿陈灵均肯定已经忙着给老神仙擦鞋敲腿了,至于揉肩敲背,还是算了,心有余力不足,双方身高悬殊,委实是够不着,要说跳起来拍人肩膀,像什么话,自个儿从来不做这种事情。

老观主呵呵一笑,随后身形消散,果真如道祖所说,去往别处晃荡,连那披云山和魏檗都无法察觉到丝毫涟漪。

小镇的伏线和脉络实在太多,断断续续,有些已经彻底断绝,犹有些尚且藕断丝连,错综复杂,老观主其实对此颇为欣喜,提纲挈领一事,本就是他大道所在。若能以此观道,定会受益匪浅。

道祖自东方而来,骑牛过门如过关,无形中给了旧骊珠洞天一份紫气东来的大道气象,只是暂时不显,以后才会缓缓水落石出。

无需刻意行事,道祖随便走在哪里,哪里就是大道所在。

这还是在浩然天下,若是在青冥天下,种种祥瑞异象,会更加夸张。

道法自然,道祖原本是不太刻意遮掩这类气象的,只是做客浩然,碍于礼圣制定的规矩,才收着点。

道祖走向杨家铺子,打算去后院檐下那条长凳坐一坐。

中年僧人去了趟龙窑,正是姚老头担任老师傅的那处。

只留下至圣先师站在陈灵均身边,老夫子打趣道:“是坐着说话不腰疼,所以不愿起身了?”

陈灵均刚起身,手脚俱软,一屁股坐回地上,尴尬道:“回至圣先师的话,我站不起来。”

老夫子笑道:“胆子变得这么小了?我出现之前,不是挺横的。”

陈灵均尴尬道:“瞎胡闹,作不得数的。有眼无珠,别怪罪啊。”

老夫子笑道:“修道之士,一身精神,全在双眸。登山证道,是人非人,只在心窍。”

陈灵均感慨不已,至圣先师的学问就是大啊,说得玄乎。

老夫子问道:“景清,你能不能带我去趟泥瓶巷?”

陈灵均一听说是那泥瓶巷,立即一个蹦跳起身,“么问题!”

老夫子疑惑道:“呦,这会儿又是哪来的气力?”

陈灵均挠挠头。赧颜道:“也不知道咋回事,一说起我家老爷,我就天不怕地不怕。”

老夫子嗯了一声,说道:“约莫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主心骨,行走在复杂的世道上边,帮助我们用来对抗整个世界。输了,就是苦难。赢了,就是安稳。”

趁着其余两位都走远了,陈灵均试探性问道:“不然我给至圣先师多磕几个头?”

老夫子摆手笑道:“用不着,听多了磕头声,也烦。”

陈灵均小心翼翼问道:“至圣先师,为啥魏山君不晓得你们到了小镇?”

青衣小童赶紧补了一句,“魏山君很懂礼数的,如果不是真有事,魏檗肯定会主动来觐见。”

个人恩怨,与江湖规矩,是两回事。

魏檗对他如何,与魏檗对落魄山如何,得分开算。再说了,魏檗对他,其实也还好。

老夫子笑道:“因为游历小镇这件事,不在道祖想要让人知道的那条脉络里,既然道祖有意如此,魏檗当然就见不着我们三个了。”

陈灵均赞叹不已,“道祖的道法就是高啊。”

老夫子笑道:“何止是道法高,先前真要打起架来,我也怵。”

陈灵均一个真情流露,也就没了顾忌,哈哈大笑道:“输人不输阵,道理我懂的……”

只是越说嗓音越小,一贯嘴巴没把门的臭毛病又犯了,陈灵均最后悻悻然改口道:“我懂个锤子,至圣先师大人有大量,就当我啥都没说啊。”

老夫子倒是不以为意。

期间两人路过骑龙巷铺子那边,陈灵均目不斜视,哪敢随随便便将至圣先师引荐给贾老哥。老夫子转头看了眼压岁铺子和草头铺子,“瞧着生意还不错。”

陈灵均点点头,“小本买卖,价格公道,细水流长,其实挣不着什么大钱,但是我家老爷经手那么多的神仙钱,偏偏十分在意这点银子铜钱的盈亏,经常下山亲自来这边翻账查账的,倒不是老爷信不过石掌柜和贾老哥的为人,好像只是看着账簿上边的盈余,就会很开心。”

老夫子点头道:“这是个好习惯,挣得了小钱,守得住大钱,年年有余,越攒越多,一个门户的家底就愈发厚实了,一年光景比一年好。”

陈灵均唏嘘不已,仰头望向那位老夫子,诚心说道:“至圣先师说话可实在,连我都听得懂。”

老夫子似有所想,笑道:“禅宗自五祖六祖起,法门大启不择根机,其实佛法就开始说得很平实了,而且讲究一个即心即佛,莫向外求,可惜之后又渐渐说得高远隐晦了,佛偈无数,机锋四起,老百姓就重新听不太懂了。期间佛门有个比不立文字更进一步的‘破言说’,不少高僧直接说自己不乐意谈佛论法,若是不谈学问,只说法脉繁衍,就有点类似我们儒家的‘灭人欲’了。”

陈灵均听得迷糊,也不敢多说半句,所幸老夫子好像也没想着多聊此事。

两人一起在骑龙巷拾级而上,老夫子问道:“这条巷子,可有名字?”

陈灵均使劲点头,“有啊,叫骑龙巷。再高一些,巷子顶部那边,我们当地人都习惯称呼为火炉尖。”

老夫子点点头,“果然处处藏有玄机。”

陆沉在离乡之前,曾经逍遥游于浩然天地间,也曾呼龙耕云种瑶草,风雨跟随云中君。

老夫子走到了台阶顶部,转头望向一级级台阶,问道:“景清,你的成道之地是在哪里啊?”

陈灵均一脸震惊,疑惑不解道:“至圣先师那么大的学问,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?”

老夫子笑了笑,“不是不能知道,也不是不想知道。只是我们几个,需要克制,不然各自一座天下的人、事、万物,就会被我们道化得很快。”

“所以道祖才会经常待在莲花小洞天里,哪怕是那座白玉京,都不太愿意走动。就是担心一旦那个‘一’过半,就开始万物归一,不由自主,不可逆转,先是山下的凡夫俗子,继而是山上修士,最后轮到上五境,可能到头来,整个青冥天下就只剩下一拨十四境大修士了。人间千万里山河,皆是道场,再无俗子的立锥之地。”

“这是当年河畔议事,一场早就有过约定的万年之约。需要道祖负责找寻出破解之法,一开始就是他最担心此事。”

“道祖的道法当然很高嘛,能者多劳,天经地义。”

陈灵均听得苦兮兮,慌得不行,喃喃道:“至圣先师,与我说这些做啥啊。”

老夫子笑呵呵道:“只是听人说了,你自己不说就行,何况你如今想说这些都难。景清,不如我们打个赌,看看现在能不能说出‘道祖’二字?今天遇到我们三个的事情,你要是能够说给旁人听,就算你赢。对了,给你个提醒,唯一的破解之法,就是不立文字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”

陈灵均心中起念,只是刚要说点什么,比如一想到要如何跟贾老哥吹牛皮,就开始头晕目眩,试了几次都是如此,陈灵均晃了晃脑袋,干脆不去想了,一五一十说道:“我那修道之地,是黄庭国御江。”

老夫子哦了一声,“黄庭经啊,那可是一部道教的大经。听说诵读此经,能够炼心性,得道之士,久而久之,万神随身。术法万千,细究起来,其实都是相似道路,比如修道之人的存思之法,就是往心田里种稻谷,练气士炼气,就是耕耘,每一次破境,就是一年里的一场春种秋收。纯粹武夫的十境第一层,气盛之妙,也是差不多的路数,气吞山河,化为己用,眼见为实,继而返虚,归拢一身,变成自己的地盘。”

“所以道门推崇虚己,儒家说君子不器,佛家说空,诸相非相。”

听着这些脑瓜子疼的言语,青衣小童的额头发丝,因为满头汗水,变得一绺绺,十分滑稽,实在是越想越后怕啊。

陈灵均摊开手,满是汗水,皱着脸可怜巴巴道:“至圣先师,我这会儿紧张得很,你老人家说啥记不住啊,能不能等我老爷回家了,与他说去,我老爷记性好,喜欢学东西,学啥都快,与他说,他肯定都懂,还能举一反三。”

老夫子不置可否,笑了笑,换了个话题,“你家老爷的那位先生,也就是文圣老秀才,关于‘御’这个字,是不是曾经说过些学问?”

陈灵均一脸呆滞茫然。

文圣老爷是我家老爷的先生,又不是我景清大爷的先生,至圣先师你这样神出鬼没的考校,就有点不讲究了啊,真心不合江湖规矩。

算了,至圣先师也不是混江湖的。

唉,要是先生在这儿,不管至圣先师说啥都接得住话吧。难不成以后自己真得多读几本书?山上书倒是不少,老厨子那边,嘿嘿……

嘿个屁的嘿,至圣先师就在旁边站着呢,找死啊,陈灵均直接甩了自己一耳光,他娘的出手重了,一个气沉丹田,绷着脸。

老夫子笑道:“不用这么拘谨,食色性也。”

“一个人的诸多**,本性使然,这当然会让人犯很多的错,但是我们的每次知错、认错和改错,就是为这个世道脚下添砖,为逆旅屋舍高处加瓦。其实是好事啊。如道祖所言,连他都是人间一过客,是句大实话嘛,但是人人都可以为后世人走得更顺当些,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,既能利人又可利己,何乐不为。当然了,如果偏有人,只追求自己心中的纯粹自由,亦是一种无可厚非的自由。”

老夫子笑着给出答案:“是那《大略篇》里边说天子御珽,诸侯御荼,大夫服笏。更早的说法呢,御,祀也。再早一些,也有个老黄历的说头,圣人流徙四凶,散落天地,以御螭魅。”

至圣先师拍了拍青衣小童的脑袋,笑道:“青蛇在匣。”

到了泥瓶巷那边,依旧是陈灵均带路,先帮着介绍那个修缮过的曹氏祖宅,然后走向陈平安和宋集薪相毗邻的两处宅子,老夫子缓缓而行,稍稍绕路,停下脚步,看了眼脚下一处,是昔年窑工埋藏胭脂盒的地方。

水神烧火。

青童天君也确实是难为人了。

这尊雨师,在远古天庭,是水部第二高位神灵,仅次于水神李柳。

被药铺杨老头抹去了“散道”的所有痕迹,而且这场散道,极有分寸,不是那种一股脑儿丢给陈平安,而更像是在泥瓶巷少年的心田,种下了一粒种子,渐渐花开。

旧天庭的远古神灵,并无后世眼中的男女之分。如果一定要给出个相对确切的定义,就是道祖提出的大道所化、阴阳之别。

大雨中,消瘦少年,在这条巷子里堵住了一个衣衫华丽的同龄人,掐住对方的脖子。

草鞋少年曾经钓起一条小泥鳅,随便转赠给小鼻涕虫,被后者养在水缸里。

当然还有窑工汉子的埋藏胭脂盒在此。

宋集薪蹲在墙头上看热闹,陈平安出声救下了刘羡阳。

一起远游大隋书院的途中,朝夕相处之后,李槐内心深处,独独对陈平安最亲近,最认可。

无数类似的“小事”,隐藏着极其隐晦、深远的人心流转,神性转化。

不单单是陈平安的默默获得,也有陈平安自身神性的流失,这才是杨老头那份手笔的厉害之处。

每一次肯定他人,陈平安就会失去一份神性,但是每一次自我否定后的某种肯定,就又能悄悄吃掉一部分积攒在身的神性。

况且李宝瓶的赤子之心,所有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念头,某些程度上亦是一种“归一”,马苦玄的那种肆意妄为,何尝不是一种纯粹。李槐的洪福齐天,林守一近乎天生熟稔的“守一”之法,刘羡阳的天赋异禀,学什么都极快,拥有远超常人的得心应手之境地,宋集薪以龙气作为修道之起始,稚圭有望脱胎换骨,在恢复真龙姿态之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桃叶巷谢灵的“接纳、吞食、消化”道法一脉作为登天之路,火神阮秀和水神李柳的以至高神性俯瞰人间、不断聚拢稀碎人性……

小镇所有年轻一辈,各自互为障眼法。

这一场无声无息的天道争渡,原本人人都有希望成为那个一。

老夫子抬起胳膊,在自己头上虚手一握。

头顶三尺有神明。

远古神灵造就人族,掬水为本,所掬之水,来自光阴长河,此后才是撮土为形,人类随之有了最粗糙的形神。

先前道祖与陈灵均闲聊,随便提及了山水相依一事。说来说去,其实说的就是人之大道根本。浩然山河是如此,人更是。

所以崔东山曾经说过,三教祖师,唯独在大道亲水一事上,和和气气,从无争吵。

火炼为术,炼化之物,正是神灵馈赠给人族的一部分粹然神性,此为火炼金之道。

所以大地之上,既先天拥有神性、又同时欠缺完整神性的人类,才会有七情六欲,有种种复杂心性。

修道之士所谓的塑造“金枝玉叶”,即是以天地灵气为枝叶,此为木。

这就是最早的天地五行。

而适宜有灵众人修行证道的天地灵气,到底从何而来?就是众多神灵尸骸消散后未曾彻底融入光阴长河的天道余韵。

这就决定了为何人族才是世间得天独厚的万灵之首,为何妖族想要修行登高,就一定要抛弃先天体魄坚韧的优势,必须炼出个人形。

当初三教祖师与杨老头是有过一场约定的,只要后者遵守誓约,三教祖师的眼光就不会打量此地。

只是儒释道兵三教一家,历代圣人,会负责盯着这边的飞升台和镇剑楼,看了那么多年,临了临了,还是着了道。

而且杨老头事实上到最后也不曾违约。

老夫子笑了笑,也对,只有千日做贼,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不过最根本的缘由,还是青童天君的最终选择,太过巧妙了,障眼法实在太多。最关键的,还是杨老头并非一开始就选择了陈平安,而是不断押注,一点一点增添筹码,这类行径,在杨老头万年画地为牢的生涯当中,太不起眼了,小镇年轻一辈,宋集薪、赵繇、顾璨这些孩子,当年哪个身上,没有得到一份甚至是数份、拐弯抹角的馈赠?在陈平安身上,杨老头的押注,反而十分“吝啬”,好像只在数次不易察觉的关键节点,才稍稍添油,一盏灯火,始终风雨飘摇,不灭而已。

比如让一个五岁大的孩子,必须上山采药才能从药铺换钱,再买药回家,才能煮药。

“雷打不动的等价交换”,这个道理,多少成年人,多少的山上修道之人,可能活了一辈子都不曾懂。

又比如陈平安年幼时的那场“过河”,需要有人拉扯一把,孩子才不至于跳入洪水中,杨老头才现身。

老夫子看了眼小巷尽头,眯眼望去,好嘛,果不其然,当年孩子在巷中徘徊不去,从黄昏走到夜幕,终于被孩子等到了有人开门,是那个妇人自身的善心使然,更是杨老头的有意牵引……不对,不是青童天君!老夫子一步跨出,侧身靠墙而立,一手负后,一手双指并拢,轻轻捻住那根虚线。

是药师佛转世的姚老头?

“人性是神灵给予人类的一座牢笼。”

“自由是一种惩罚。”

佛家说自性,讲究即心即佛,就是希望人能够以大毅力、大开悟和大悲悯,在那条原本通往完整粹然神性的山巅处,稍稍改变轨迹,走出一条崭新道路。

老夫子转过头,就像巷子里站着一个饥肠辘辘的孩子,身材瘦小,面黄肌瘦,先听见了开门声,孩子好像犹然不敢相信,小跑几步,又停下脚步,再看到那片昏黄的光亮,蓦然从大门往巷子里涌出,眨了眨眼睛,最终怔怔看着那个开了门的妇人。

绝望里的希望,往往如此,最早到来的时候,不是欣喜,而是不敢相信。

孩子当时的眼睛里,逐渐焕发出来的光彩,明亮得就像一双眼眸,拥有日月。

一个孤苦无依的陋巷孩子,在那一刻,绽放出一种无比璀璨的人性。

正是希望。

而这种人性和希望,会支撑着孩子一直成长。

老夫子转头望去,隔着一堵墙壁,遥遥望向了那座未来的书简湖,看到了那个面目憔悴、心神枯槁的账房先生。

老夫子收回视线,叹了口气,这个剑走偏锋的崔瀺,当年就真心不怕陈平安一拳打杀顾璨,或是直接一走了之?

一旦陈平安的人性脉络在此断去,后遗症之大,无法想象。以后来陈平安的种种远游历练,尤其是担任隐官的人心锻炼,会使得陈平安遮掩错误的本事,会无限趋近于崔瀺的那种自欺欺人,变得神不知鬼不觉。

他妈的你个绣虎,一个不小心,说不定如今陈平安就已经是“修旧如旧、而非崭新”的那个一了。

老夫子小声嘀咕,骂骂咧咧了一句。

陈灵均始终站在自家老爷门口那边,在这儿,心安些。

老夫子转头笑道:“景清,你在这里稍等片刻,我去个地方,很快回来。”

陈灵均立即挺直腰杆,朗声答道:“得令!我就杵这儿不挪窝了!”

青鸾国一处水神祠庙,占地十余亩的河伯祠庙,侥幸未被战火殃及,得以保存,如今香火越来越兴盛。

在第四进的游廊当中,老夫子站在那堵墙壁下,墙上题字,既有裴钱的“天地合气”“裴钱与师父到此一游”,也有朱敛的那篇草书,多枯笔淡墨,百余字,一气呵成。不过老夫子更多注意力,还是放在了那楷字两句上边。

老夫子仰头看字,捻须而笑。

天上月,人间月,负笈求学肩上月,登高凭栏眼中月,竹篮打水碎又圆。

山间风,水边风,御剑远游脚下风,圣贤书斋翻书风,风吹浮萍有相逢。

好个风月无边,碎圆又有相逢。

陆沉在剑气长城那边,说天上月是拢起雪,人间雪是碎去月,归根结底,说得还是一个一的去返。

而朱敛的草书题字在墙壁,百余字,都属于无心之语,事实上文字之外,撇开内容,真正所表达的,还是那“聚如山岳,散如风雨”的“聚散”之意。曾经之朱敛,与当下之陆沉,算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遥相呼应。

道祖摊上这么个只喜欢看戏、清静不作为的嫡传弟子,说话怎么能够硬气。

骊珠洞天最终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,曾经在此摆摊多年的陆沉,推波助澜,得算他一份,逃不掉的。

这次暂借一身十四境道法给陈平安,与几位剑修同游蛮荒腹地,算是将功补过了。

道祖先前之所以愿意再看看,陈平安作为年轻隐官做出的那个选择,至关重要。

返回泥瓶巷。

老夫子走到陈灵均身边,看着院子里边的黄泥墙壁,可以想象,那个宅子主人年少时,背着一箩筐的野菜,从河边回家,肯定经常手持狗尾巴草,串着小鱼,晒成鱼干,一点都不愿意浪费,嘎嘣脆,整条鱼干,孩子只会囫囵吃下肚子,可能会依旧吃不饱,但是就能活下去。

民以食为天。

嘉谷布帛二者,生民社稷之本。

家家户户,丰衣足食。

路上行人,衣履温暖。

老夫子双手负后,站在门外望向门内,沉默许久。

陈灵均趴在黄泥墙头上边,双脚悬空,喃喃道:“至圣先师,我先生虽然是剑仙,是武学宗师,是落魄山的山主,是剑气长城的隐官大人,可是我晓得,我家老爷最心心念念的,还是当个问心无愧的读书人,一路走来,可不容易了,道理说破天去,天底下最不想吃的饭,可不就是个百家饭吗?因为自个儿没有家了,才会不得不吃百家饭嘛。而且我家老爷又念旧,又最感恩,长辈缘怎么来的,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是因为我家老爷打小儿就与老人们聊天嘛,所以这些年其实很辛苦的,每次回了家乡,都会来这边坐一坐,是老爷在提醒自己做人不能忘本呢,你老人家,是读书人的祖师爷,可不许别人欺负他啊。”

老夫子笑道:“那如果做人忘本,你家老爷就能过得更轻松些呢?”

陈灵均毫不犹豫道:“好人一生平安,平安一生好人!”

老夫子笑道:“这确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,值得我们去给予希望。”

陈灵均咧嘴一笑,趴在墙头上,总算能够为自家老爷做点什么了。

老夫子好像这会儿心情很好,拍了拍青衣小童的肩膀,满脸笑意,“走。”

陈灵均松开手,落地后纳闷道:“至圣先师,接下来要去哪儿?去文武庙逛逛?”

老夫子笑眯眯道:“都拍过了道祖的肩膀,也不差那位了,以后酒桌上论英雄,你哪来的敌手?”

陈灵均满头汗水,使劲摆手,一言不发。

至圣先师,你坑我呢?!

老夫子伸手拽住青衣小童的胳膊,“怕什么,不大气了不是?”

陈灵均双脚立定,身体后仰,差点当场落泪,嚎道:“不去了,真的不去!我家老爷信佛,我也跟着信了啊,很心诚的那种,我们落魄山的山风,第一大宗旨,就是以诚待人啊……”

以后要是给老爷知道了,揍不死他陈灵均。

落魄山,山门口一边,摆放了一张桌子,另外一边,有个黑衣小姑娘,肩挑金扁担,横膝绿竹杖,斜挎着一只棉布小挎包,坐在小竹椅上。

她瞧见了桌旁那边,站着个老道人,揉了揉眼睛,不是自己眼花,小姑娘将行山杖和金扁担都斜靠竹椅,立即站起身,小跑到高大老道人身边,一个站定,仰头问道:“老道长,口渴不?咱这儿有茶水待客嘞。”

小姑娘补了一句,“不收钱!”

见那老道人不说话,小米粒又说道:“哈,就是茶水没啥名气,茶叶来自咱们自家山头的老茶树,老厨子亲手炒制的,是今年的新茶哩。”

老观主点点头,坐在长凳上。

比起在小镇那边,消了点气。

不然这笔账,得跟陈平安算,对那只小爬虫出手,有**份。

地薄者大物不产,水浅者大鱼不游。

小米粒去煮水煎茶之前,先打开棉布挎包,掏出一大把瓜子放在桌上,其实两只袖子里就有瓜子,小姑娘是跟外人显摆呢。

小米粒问道:“老道长,够不够?不够我还有啊。”

老观主又想到了那个“景清道友”,差不多意思的言语,却天壤之别,老观主难得有个笑脸,道:“够了。”

黑衣小姑娘让老道长稍等片刻,她就自个儿忙碌去了。

很快就拎着一只锡罐茶叶和一壶沸水,给老道人倒上了一碗茶水,小米粒就告辞离开。

老观主笑问道:“小姑娘不坐会儿?”

小姑娘使劲摇头,“不嘞,暖树姐姐不许,说是免得客人喝茶不自在。”

小米粒最后提醒道:“对了,刚煮沸的茶水,老道长小心烫啊。”

老观主笑了笑,心诚的言语,记起了当年那个背着把“长气”闯入藕花福地的泥腿子。

人间万物多如毛,我有小事大如斗。

老观主举起茶碗,笑问道:“你就是落魄山的右护法吧?”

周米粒刚要转身,立即使劲点头。

小姑娘抿嘴而笑,一张小脸庞,一双大眼眸,两条疏淡小小的黄色眉毛,随便哪儿都是喜悦。

老道长早这么敞亮,她早就不客气就落座了嘛。

小米粒坐在长凳上,自顾自嗑瓜子,不去打搅老道长喝茶。

没来由发现老厨子不知何时来到山门口这边了,小米粒拍拍手,好奇问道:“老厨子,今儿怎么下山啦?书看完啦?”

朱敛笑道:“还没呢,得慢慢看。”

小米粒转头望向老道长,伸手挡在嘴边,“老道长,老厨子是我们落魄山的大管家,炒菜一绝!你们俩要是聊得投缘了,那就有口福嘞。”

老观主点点头,“再恶客登门,给小姑娘这么一款待,也要和气生财了。江湖故人,会投缘的。”

朱敛笑道:“小米粒,能不能让我跟这位老道长单独聊几句。”

小米粒乖巧点头,又打开棉布挎包,给老厨子和老道长都倒了些瓜子在桌上,坐在长凳上,屁股一转,落地站稳,再转身抱拳,告辞离去。

朱敛与老观主抱拳再落座,相对而坐,给自己倒了一碗茶水。

老观主笑眯眯道:“藏掖做什么,白瞎了一副能让天地养眼的好皮囊。”

朱敛一笑置之。

各自修行山巅见,犹见当初守观人。

老观主问道:“何时梦醒?”

最有希望继三教祖师之后,跻身十五境的大修士,眼前人,得算一个。

朱敛答非所问:“人生就像一本书,我们所有遇到的人和事,都是书里的一个个伏笔。”

老观主点头道:“所以说无巧不成书。有些巧合,妙不可言,比如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陈十一。陈是一。一是陈。”

喜欢剑来请大家收藏:(www.nksc.net)剑来尼可书城无广告阅读更新速度最快。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、→快捷键阅读

本站小说《剑来》是由烽火戏诸侯呕心沥血倾情撰写的小说!本站小说《剑来最新章节目录》为转载作品, 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免费上传发布在尼可书城供大家免费阅读。剑来txt下载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果对剑来最新章节作品浏览、或对 烽火戏诸侯的最新作品内容有质疑的请联系我们! 欢迎进入剑来txt下载剑来免费全文阅读。谢谢您一直对尼可书城网游竞技小说的关注和支持!